12集微纪录片《中国铜官窑上人》 第四集《传承中的工匠》

2019-06-08 17:00 智慧长沙
长沙窑久远的历史从地表的多层相继而来,从海洋的深处飘流回来,从博物馆敬畏的展台下走来。它们在刘志广的手上欢快地旋转、成型、彩绘、上釉,与烈焰再来一场灵魂的升华,终于,回到了它前世的样子,以翩翩风姿,再度一回今生的惊艳。

铜官陶瓷艺人刘志广:“现在的精力我主要是放在仿古陶的制作上面。”

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刘志广在“中国铜官窑上人”的人才格局中,属于年富力强的这一辈。在他制陶生涯最好的时期,他给了自己最好的人生定位:传承。

铜官陶瓷艺人刘志广:“我们只有把老的一些传统,已经失去的记忆,把它重新找回来,这才是我们非遗人要做的事。”

在经济发展、文化交流的同时更应保护自己的传统文化,失去自我的民俗文化,也就基本失去了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。深深体会个中滋味的刘志广,醉心于一撇一捺一勾勒,或是亭亭玉立,含苞待放;或是粲然盛开,婆娑起舞;或是腾空起飞,或是微波欲动。仿佛和远古一起呼吸,和先祖一起劳作。

铜官陶瓷艺人刘志广:“我们铜官窑在唐代的时候销售量是很大的,画画也快,几笔就能够画出来,像我从小就爱好美术,祖祖辈辈都是画画的,所以画铜官窑的东西还是比较娴熟。”

在陶瓷作品上题诗是铜官窑的传统,最著名的就是那款“君生我未生”诗壶。拈少许铜红褐绿,在大唐的波涛声中运笔。刘志广仿制着“黑石号”上的铭文诗壶,像当年那些在湘江边喝酒、吟诗,做陶的铜官窑上先祖一样,以家园的梦想和情怀,面向这个世界。

铜官陶瓷艺人刘志广:“实际上这个诗是两首诗,只有三个字不一样,代表了人的心境就不一样。有曾经去过很多次的,他知道海面上是多么凶险;有没有去过的,他不知道。”

潮起潮落,千载岁月,他们和祖先骨子里的气韵神情还那么相似。那杯茶还是湘江水,那杯酒仍然是那么醇,那远古的文脉仍然在世代窑火中弥散,在麻石老街的作坊浸染。

“心地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”,在守旧中创新,在创新中执念,古老的文脉便是这样源远流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