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集微纪录片《中国铜官窑上人》 第六集《“鸡血红”的千年之约》

2019-06-10 17:00 智慧长沙
长沙铜官窑原本属于岳州窑的一部分,唐代安史之乱后大量窑工南迁,南北烧造技术、工艺的融合,诸多创新工艺凝聚成长沙铜官窑的独特内涵,人才与创新成就了唐代长沙铜官窑陶瓷的辉煌历史。北白南青铜官彩。铜官窑最动人心魄的就是高温彩瓷;在釉彩之中又以红色最为难得。珍贵绚丽的“铜红釉”,俗称“鸡血红”。这些珍贵的技艺已迷失于千年岁月尘埃之中。出身陶瓷世家的胡武强,却执着地穿越时光隧道,将其重新展示于世人的面前。

古法烧陶的非遗传人胡武强:“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父亲学习制陶艺术,所以我总觉得我们原来的祖先那么发达,我们一定要把制陶艺术发扬光大传下去。”

执着的胡武强在家里开窑制陶,到外地担任技工,几经周折,办起了铜官陶艺吧。

古法烧陶的非遗传人胡武强:“我们的祖先就制出那么好的陶瓷,在那样的条件,就制出那么的精致,为什么我们现在还没有,肯定是我们后来出现了什么问题走了弯路。”

胡武强决定恢复古人的制陶技艺。他按照唐代的审美方式拉坯成器,不采用现代批量生产的釉料,而是就地取材,用最便宜的祖传古方釉料制陶。

古法烧陶的非遗传人胡武强:“我的东西古朴,因为都是按照我父亲教给我那些程序,包括釉料,都是古配方,包括烧程我们都是柴火烧制,再加上我们的手工制作,所以与众不同。”

坚持手工制作、古法配料、柴火烧制,造就了胡武强陶瓷作品的古朴风格,乃至于达到了与古代文物几可乱真的状态。

古法烧陶的非遗传人胡武强:“我对窑里面的每一个位置都很熟悉,哪个地方装什么东西,哪个地方装什么东西出得不同的釉色,所以才能产生那个“鸡血红”。”

窑变是陶瓷的颜色诱因。老胡尝试了近千种釉料配方,腾挪了数百个烧制位置,甚至报废过一整窑作品,终于掌握了梦寐以求“鸡血红”的烧制规律。

古法烧陶的非遗传人胡武强:““鸡血红”的产生是可遇不可求的,它是根据窑子里的气温,多方面的原因产生的。我最满意的就是这个双鱼壶“鸡血红”。”

坚守着古法技艺,胡武强以敬畏谦卑之心坚守着与“鸡血红”千年之约。凝视着手中的“鸡血红”,老胡不知道他的身后还将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,关于“鸡血红”,关于“黑石号”,甚至还有远在天边的异域他邦。但有一点是可预见的,他的“鸡血红”将与铜官窑一道重新写就远航的篇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