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集微纪录片《中国铜官窑上人》 第八集《用瓷片让世界唯美》

2019-06-12 17:00 智慧长沙
在盛唐“南青北白”的瓷器生产格局之下,长沙铜官窑另辟蹊径,以彩瓷而崛起,独步名窑之林。彩瓷为长沙铜官窑在中国陶瓷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。从传统中汲取养分,蚀刻于今日“唯美”的上品之中,亦是今日“铜官窑上人”追求。

青年陶艺师沈颖利我把工笔和粗犷的陶瓷相结合,使粗犷的陶瓷多了几分细腻感。

每天沈颖利都会到她的工作室来,灵感来了就赶紧捕捉住,让它“现身”。没有感觉的时候,就架上一堆陶泥,任由它们在指缝间恣意变幻,心绪也随之飞扬。将远古的技法、元素融入现代文明,成了她时时穿越古今梦回唐朝的理由。

青年陶艺师沈颖利:“2003年吧当时和我老公谈恋爱的时候,第一次来到了他的家乡,铜官,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船,当船慢慢靠近古镇的时候,被古镇的这个风貌所折服了。”

沈颖利回到了铜官。回来,是为了追寻梦想,家之梦、事业之梦。以瓷片来装点世界,可以放在任何一个地方,任何一个国度,却无违和之感。

青年陶艺师沈颖利:“刚开始来铜官的时候,会到一些废弃的工厂里面,捡一些这种古代的碎瓷片,然后研究他的器型和釉色的一些变化,寻找古今中外的一些连接点。有时候看见一些瓷片,会发呆半天的时间。”

在铜官几乎随地可寻的瓷片,带给沈颖利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灵感与创意。在铜红褐绿中接收来自长沙窑的密码。

青年陶艺师沈颖利:“当时创立工作室的时候家里人都比较反对,特别是做窑工的婆婆,一直都不太看好,但是我还是对陶瓷艺术这一块充满了信心。”

实际情况是,三年后,全家人都从长沙搬回了铜官。如今,沈颖利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经过多年的磨合,沈颖利与陶泥之间越来越有默契。

青年陶艺师沈颖利:“我一直想把我所学到的工笔的东西运用到陶罐上面来,在前期的话我做了一些创作,就是实验,就是把工笔的东西融入到陶罐上面来,前期烧出来的不是很理想,都烧的是面目全非,每一次都是心灰意冷的。后面我经过一些技术上的改良,把工笔在釉上作画,然后,使粗犷的陶罐和精细的工笔达到一个很好的结合,每次出窑都会给我带来一个很大的惊喜。”

山清水秀、空气清新、生活节奏慢、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,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……在沈颖利看来,铜官的生活简直完美得无可挑剔。

青年陶艺师沈颖利:“以后我会把每一件作品都作为一件艺术品来做。让它们成为会说话的瓷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