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集微纪录片《中国铜官窑上人》 第九集《千年不泯 融合中创新》

2019-06-13 17:00 智慧长沙
唐代铜官窑上人从湘江入长江,经扬州、宁波、广州口岸一路向南,开辟了一条“海上陶瓷之路”。铜官,是这条路上的重要支点。深居中原腹地,铜官凭何被世界所青睐?是时代,唐代对外经济文化交流频繁,南北文化的融合为铜官带来了机遇,是融合创造了铜官陶瓷无与伦比的手工造型技艺,融合再创新创造了铜官窑最为繁华的200年历史。

泥人刘陶艺刘坤庭:“南有泥人刘,北有泥人张,泥人刘就是我爷爷。我们从小就是受到我爷爷的影响,慢慢爷爷引导我们从事陶瓷。所以我们是地道的铜官陶瓷手艺人。”

“泥人刘”刘子振的第三代传人刘坤庭,现已是铜官有名的大家。铜官陶瓷技艺全由双手表现艺术效果,在拉坯技艺、捏坯技术等技艺掌握成熟后,运用于各种器皿与工艺品上可随手天成。这是铜官陶瓷技艺独具特色的地方。

泥人刘陶艺刘坤庭:“我爷爷那一代做的东西和我们不一样,他做的主要是一些罗汉,佛像,神像和一些神话故事题材的东西。”

刘坤庭除了继承了“泥人刘”捏塑人物的传统手艺,还专攻城市园林雕塑和动物雕塑。人民大会堂湖南厅的大型陶瓷浮雕《鹰》、郴州女排训练基地的大型复色彩陶瓷壁画《中国姑娘》、长沙藩后街的系列历史长廊浮雕壁画等都是他的精品力作。如今他十几个徒弟也在铜官开设作坊和门面,干起了铜官陶艺的创作和经营事业。

泥人刘陶艺刘坤庭:“他们传承了铜官陶艺,也成为了陶瓷重要的合作伙伴。”

然而刘坤庭的捏塑绝活在儿子刘嘉豪这里并没有成为主打元素。刘嘉豪没有仅仅停留在传统绝活上,而是博采众长,对陶艺创新与跨界融合倾注了火热的激情。

泥人刘陶艺刘家豪:“我被称是“泥人刘”第四代传承人,但我现在主要研究的方向是烧制一些柴烧的陶瓷器皿,柴烧陶瓷器皿指的就是用最传统的烧制工艺柴火窑烧制,通过不上釉的方式然后烧制一些具有现代审美,有一些时代感的一些新的陶瓷器皿。”

走出校门仅两年的刘嘉豪对艺术有着独特的洞察力,他明白自己要传承父辈们的手艺,更要将他们的创新发扬。

泥人刘陶艺刘家豪:“我现在正在研究一些其他的手工艺,比如象木雕然后刻画还有刺绣和金银,我希望通过这些工艺与铜官陶瓷的结合,融合出很多新的产品。只有这样通过不断的创新,才是铜官陶瓷发展的新的途径。”

曾经唐王朝和亚洲、欧洲甚至非洲一些国家往来频繁,大量汲取外来文化的精华,这为唐王朝的经济繁荣提供了充满生机、取之不竭的生命力。刘嘉豪无意中诠释了唐代铜官陶瓷兴盛的秘密,在融合中创新。今天的铜官窑上人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,既然“生逢其时”,必然“躬逢其盛”。深居腹地眺望世界,铜官窑上人仍将背负起通江达海的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