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逃丨他潜逃非洲20年,被抓时已年逾花甲

2019-08-13 10:28 三湘风纪
潜逃非洲20年终被擒

编者按

今年,是中央追逃办成立5周年。近5年来,我省追逃办在中央追逃办的指导和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的领导下,先后从23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105人,追回赃款7.43亿元人民币,追逃追赃工作取得良好成效。

我们推出专栏《湖南追逃这五年》,梳理出省追逃办近5年来开展的几个经典追逃案例,带您一同回顾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发展历程,敬请关注。


【人物档案】

韩路,1957年出生,原湖南省机械进出口(集团)公司马来西亚分公司总经理。

1997年4月初,韩路因涉嫌信用证诈骗在境外工作时潜逃,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。

2017年8月24日晚,在中央追逃办的统筹指导,以及公安部、外交部、中国驻加纳大使馆、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、加纳警方等部门的大力协助下,湖南警方成功将潜逃境外20年之久的韩路从非洲加纳押解回国。

【追逃故事】

正义也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韩路长期在境外工作,后又因犯罪隐藏在境外长达20年。但他万万没想到,在自己60岁的时候,追逃人员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我40岁跑出去的,现在刚过完60岁生日。没办法,我躲不过这一劫。”到这时,韩路才如梦初醒:原来,境外并不是“避罪天堂”。

8月初,记者来到省追逃办和省公安厅,听办案人员讲述排除万难侦破这起巨额诈骗案的背后故事。

01
狡猾“狐狸” 设局诈骗


1996年,韩路任湖南省机械进出口(集团)马来西亚分公司总经理。

1997年4月13日,湖南省机械进出口(集团)公司向湖南省检察院、湖南省公安厅报案,称韩路在境外工作时失联潜逃。

1997年4月29日,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对韩路涉嫌信用证诈骗立案侦查。

经查,1996年至1997年期间,韩路假冒两家公司的名义,委托多家进口代理商,向其控制的一家香港公司购买货物,合同金额约2800万美元,并要求进口代理商向中国多家银行申请了14份以其控制的香港公司为受益人的《不可撤销远期信用证》。

之后,韩路从香港实际发送价值约2万美元的货物至上海,获取承兑信用证所需单据,并将全部信用证承兑,造成银行和代理商实际损失共计2400万美元,之后失联潜逃。

02
织密“天网” 强力追逃


案发后,韩路未跟任何人联系,就连妻子都没告诉过。这一消失,就是20年。

由于韩路下落不明,案件侦查变得极为艰难。2015年,省追逃办启动“天网行动”,对此案高度关注并挂牌督办,要求务必将韩路抓获归案。长沙市公安局“猎狐办”成立工作专班,负责韩路的境外追捕工作。

“两年多时间,我们从海量的线索中把他筛出来。”省公安厅“猎狐办”副主任周旭介绍,通过梳理发现,韩路自1997年外逃之后,先到了马来西亚,又到香港,然后又从香港到了印尼和南非。此后,韩路经常从香港往返加纳。

专案组综合分析案件前期侦查情况,敏锐地意识到韩路外逃多年后已年近花甲,父母已是耄耋之年,其内心最为牵挂的必定是年迈的父母。专案组推断,韩路必会想方设法与境内取得联系,打听家中的情况。从各方获取的海量且杂乱的信息中抽丝剥茧,细心的民警终于发现了一条韩路与境内取得联系的重要线索。

循线追踪,民警辗转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地数十次。在公安部、省公安厅的大力支持下,准确锁定了数名韩路的重要关系人,并用大数据信息分析、图像比对等手段,确认了一张韩路本人最新的照片。

之后,专案组又获取了韩路在境外使用的相关证照信息,得知其可能藏匿在非洲加纳境内,并将情况逐级上报。2017年7月,国际刑警组织对韩路发布了红色通缉令,在全球范围内对其开展追捕。

03
不远万里 押解回国


2017年8月19日,前方传来消息,已获得韩路在加纳的准确信息。在中央和省两级“追逃办”的支持协调下,公安部、湖南省公安厅、长沙市公安局三级“猎狐办”迅速组成联合抓捕组,远赴加纳开展缉捕行动。同年8月21日,在中国驻加纳大使馆及加纳当地警方的配合下,终于将韩路成功抓获。

从加纳到埃塞俄比亚,再到广州,然后转机长沙……2017年8月24日晚,载着韩路的飞机徐徐降落在长沙黄花机场。走出飞机,韩路在检察机关签发的逮捕证上按上了手印。联合抓捕组排除万难,历时6天,行程3.8万公里,终将韩路顺利押解回国。

据悉,此次国际追逃行动是湖南公安机关第一次赴非洲开展缉捕行动,彰显了我省“天网行动”的坚强决心和坚定信心。

“地球上没有‘避罪天堂’,外逃腐败分子无路可逃,无处藏身。我们追逃追赃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,无论腐败分子逃到天涯海角,都要把他们抓回来绳之以法。”省追逃办负责人表示。

后来,经法院公开审理,韩路犯信用证诈骗罪,涉案数额特别巨大,被判处无期徒刑,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在省雁北监狱,记者见到了已经服刑的韩路。面对镜头,他坦言当年看到中央追逃办发出的“百名红通”名单,虽然自己不在上面,但内心还是有波动的:“最后悔的是,自己当时没有选择自首。”

“20年,心里带着个包袱,还是很慌的。特别是年纪大了以后,我特别想回来看看,想落叶归根。”他说,“抓回来也好,不然自己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。”

同样是外逃人员,有的因主动投案获得从宽处理,韩路却因抵抗被判无期徒刑。事实充分证明:对于外逃腐败分子而言,对抗法律是没有任何好结果的,只有彻底放弃幻想,尽快投案自首,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出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