贫困县举债数十亿造“紫禁城”,融资何以失控?

2019-12-17 15:37 智慧长沙综合
(独山版“紫禁城”。  图片来自大美独山公众号)

近日,贵州省独山县北部的仿古建筑航拍画面被曝光。独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然而这座仿古建筑却气势恢宏,当地群众称之为独山版“紫禁城”。根据黔南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相关公示,独山县毋敛古国核心区建设项目投资高达22.27亿元。

而就在近日,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,审理了主导山寨“紫禁城”等项目的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涉嫌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一案。

公开报道显示,到潘志立被免职时,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,且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%。而作为贫困县的独山年财政收入却不足10亿元,如此高的负债率已远远超过合理范畴的地方债务红线。

如今,主推者虽然已经落马,但是在追责之外,如何遏制地方债务失控,如何解决地方融资平台泛滥的问题,显然更值得反思。

以独山县为例,像当地这般接连举债搞大规模形象工程,最终形成“年收入十亿却负债四百亿”的恶性局面,并不是一天造成的。

作为国家级贫困县、人口少,当地“大手笔”举债建设与当地发展水平严重不符的形象工程,远不止一处。在此之前,举债近2亿元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、违规建设的108洞高尔夫球场、规划建设面积可容下近14个故宫的大学城等,都是发生在独山,也都曾引发争议。

而梳理潘志立疯狂举债的过程,这一切的发生其实并不隐蔽。

此前该县新闻传媒中心报道就披露,该县共有融资平台公司36家,其中总资产规模达到60亿元以上的5家、30亿至60亿元4家、10亿至30亿元10家、10亿元以下16家;另外,早在2016年3月,其就因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被处以严重警告处分,如果当时能够把相关负债问题也一同纳入监管视线,这条疯狂的举债之路或就能早点被斩断。

进一步说,如果相关的债务监管和干预触角能够更灵敏一点,或许就不至于为地方主政者提供如此大的挥霍空间。

除此之外,结合像今年被巡视组揭露的,同样大规模举债修建大批“形象工程”而导致“负债率全省第一”的湖南汝城等案例,类似的县域腐败现象无疑也是一种警醒: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监管应更具针对性。

事实上,去年财政部官网就发文建议尽快建立一套系统的全过程、穿透式地方政府债务监管机制,比如在项目决策环节重点关注政府投资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、财力状况的匹配度;转变对地方政府债务周期性监管,建立动态大数据后台监管机制。

随着内外经济发展环境的变化,地方债务监管收紧已是大势所趋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提出要“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、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、民生建设、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”,这方面也需要高效化的债务监管的支撑。

因此,只有让地方债务监管能够穿透到每个重大项目的决策中,才能对类似独山这样的疯狂举债造政绩、寅吃卯粮的权力乱作为,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

(来源:新京报  作者:任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