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工作误入“毒窝” 小伙运毒获利六千获刑11年​

2019-12-23 15:56 智慧长沙综合

“骡子”这个词在王昊(化名)的老家四川达州是骂人的话,活了26年的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当了“骡子”,并且付出了高昂代价。

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近日获得的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一份判决书显示,王昊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剥夺政治权利2年,并处罚金1万元。

据太仓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介绍,王昊通过“人体藏毒”方式将境外毒品运至国内,非法获利6200元。他一共吞下了10颗“药丸”,里面藏着冰毒,共计48.53克。2019年9月5日,太仓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运输毒品罪对王昊提起公诉。

2006年,初二肄业的王昊辗转北京、广东等地打工谋生。十多年过去,他不但没赚到钱,还因染上赌瘾而负债累累。

2018年9月,为躲追债的王昊经人介绍,“逃”到了位于云南省的西双版纳孟连县,在一家面馆里做了小工。

孟连县地处云南省西南部,是面向缅甸、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重要门户口岸。刚到孟连的那段日子,王昊时常听朋友说缅甸那边有很多地方在招人,过去的人都发了财。

“那阵子我几乎一无所有,很需要一份能赚到’快钱’的活。”王昊说,给面馆打工3个月后,他便辞职了,在百度贴吧内发布找工作的贴子。“我这边有活干,需要的话私聊。”

贴子发出没多久,王昊收到了一个叫“阿斌”的人发来私信,对方称自己刚在缅甸小勐拉盘下一个“项目”,做得好,月入10万元不成问题。

当王昊进一步询问是做什么时,对方则表示“还没确定,过来面聊”。尽管心存疑虑,但在高薪诱惑下,王昊还是动了心。“先过去看看,如果不行就当是旅游了。”王昊安慰自己。

2019年4月2日,王昊再次找到“阿斌”,表示自己愿意过去“试一试”,但是因为没有护照,不知如何前往。“阿斌”听后则笑称“没有护照更好”,他让王昊先去边境口岸找个宾馆住下,“到时候会有人去接你过来”。

4月6日凌晨,还在睡梦中的王昊被一通电话叫醒,来电的正是“阿斌”。在对方安排下,他搭乘一条皮划艇顺利偷渡到缅甸,随后又连夜赶往小勐拉,在一家小宾馆住下来。

3天后,王昊终于见到了“阿斌”,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个缅甸人,一个穿着本地服饰,另一个则身着军装。“阿斌”开车把王昊带到了缅甸勐平,4人走进一个十分隐蔽的院子。

这个不大的院子让王昊记忆犹新——院内各角落都有身着军装的人在站岗,他们均荷枪实弹,往最里面望去,有好几个工人在忙碌地搬着什么。不知为何,王昊突然就想到了电影里“金三角”地区的贩毒基地。

不一会儿,穿军装的人拿了个黑色塑料袋过来,打开后,里面有10颗用透明胶带包裹着的“药丸”。“阿斌”告诉王昊,“药丸”里装的是冰毒,已经包裹好了,让他放心吞下去。

“我们在苏州地区的市场还没打开,你送过去,事成之后有5000块酬劳。”听到对方的话,王昊才彻底明白,这份“工作”其实是让他用“人体藏毒”的方式把毒品运进国内。出于对毒品的恐惧,王昊迟迟不肯接过“药丸”。

“已经都被你看到了,你觉得你不吃,还能走得掉么?”“阿斌”的话让本想拒绝的王昊放弃了反抗。当他看到穿军装的人不耐烦地端了端手中的枪,无奈之下只得将10颗“药丸”一一吞下肚。为了防止王昊报警,“阿斌”在他吞毒时还特意录制了视频,并以此威胁他“不要动歪心思”。

在“阿斌”的安排下,4月10日凌晨,王昊从缅甸偷渡回孟连县,再从西双版纳景洪嘎洒国际机场登上了前往上海虹桥机场的飞机。当晚,他又转乘高铁经昆山抵达太仓市双凤镇,与下家“陈哥”接上了头。

“陈哥”带他先到镇上的一家小旅馆住下。夜里,王昊排出了4粒依然包裹完好的“药丸”,冲洗干净后,他将“药丸”交给了“陈哥”。

第二天,“陈哥”让王昊退掉镇上的房间,给他在太仓市中心的一家快捷酒店开了间房,让其继续“排毒”。在经过了一天腹痛后,王昊始终没能把剩下的6粒“药丸”排出。

为了不引人注意,4月12日,“陈哥”再一次让王昊退掉房间,让他前往市内的另一家酒店找他。

酒店内,王昊用“陈哥”买来的“开塞露”和其他通便药物再次排出了4粒“药丸”。拿到毒品的“陈哥”将5000元“运输费”和1200元的“返程费”给了王昊,并约好等排出最后2粒“药丸”后再来找他。

让王昊没想到的是,当再次有人上门时,他等来的不是“陈哥”,而是太仓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民警。原来在当晚,太仓市公安局接到相关线索后,立即组织民警在酒店内将王昊抓捕归案。在派出所内,王昊又排出了剩余的2粒“药丸”。

太仓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表示,在近年来办理的多起运输毒品案件中,嫌疑人多数都是年轻人,甚至还有未成年人,他们往往法律意识淡薄,一心盯着“运输费”那点蝇头小利,却忽视了人体运毒的严重后果——不仅要面临牢狱之灾,一旦运输过程中包裹物发生破裂,将会引起急性中毒而死亡。他同时提醒广大青少年,要提高毒品鉴别意识,珍爱生命,任何情况下都要远离毒品。

来源:中国青年报